竹影溪韵

互攻爱好者,目前沉迷汉武,卫帅本命,天雷盾铁和刘霍。
养生老年人,佛系磕cp,玻璃心脆弱,只搞小甜饼,大刀快退散。
其实我本命是卫霍卫……卫刘卫也磕
现在我是卫帅总攻党╮(╯▽╰)╭

大概率看到过说不定被我本命的摸过的东西,和我本命的坟头照片,我已经为了我的手机内存清了一堆图片了,去西安拍的所有照一张都没删


我和我本命隔着两千年的距离,和可能见过他的东西嗝着一个玻璃柜😭😭😭,论一个历史粉的追星路程(说简单也简单,无论啥时候去他的坟头都在那里),但终究只能怀想遥远的曾经。

针对最近某些突然乱蹦哒的s.b.们搞的表情包,顺便姐妹们也没必要去理s.b.,你越理它越来劲,不理就让它在角落里糊着发霉

(卫霍abo)This is a car

如题,this is a car 


万字小破car,卫青a霍去病o注意


一定会有接下来的霍卫car的,作者坚持互攻不动摇,就是不知道啥时候会有_(:зゝ∠)_


前文见合集,有奇奇怪怪的私设

Q:大多数时候,是立场战胜了爱情,还是爱情战胜了立场?

爱情和立场一致不香吗,我成就你的江山,你成就我的一世荣华,千百年后我们的姓名一起万古流芳


是的我就是在说史同,善终的君臣cp太好磕了

卑微的汉武女孩,日常在被冻死的边缘徘徊。


后几p刘卫霍卫cp向注意

汉武同人文包分享

这里是被辣鸡百度网盘气到爆炸的lo主,我补的链接连1天都坚持不到就没了,不认输的lo主换了个网盘看能不能留存久一点


还有非常不建议使用qq浏览器和百度浏览器,如果这两个浏览器打不开网页那多半是浏览器的问题,推荐夸克火狐或手机自带浏览器等



透明马甲合集 (刘卫,卫刘,霍卫,卫霍)纯清水,几乎等于无差


元狩七年 (霍卫)这个版本应该是比较完整的,文包里的有缺章节(当然完整的也没有肉(╥_╥))

强烈推荐这篇!!!霍卫神仙文,最完美的霍卫结局


汉武同人文包 (刘卫,霍卫均有)

解压密码123456

为了让这个文包尽量存在时间长一点就加了密码,如果浏览器自带压缩解压不了那就换个解压的app,实在不行就电脑解压。

乐乎显示网页无法打开就右上角浏览器打开

等有空了再补一个排雷版本的文包,这个文包里雷文还挺多的_(:зゝ∠)_


忠臣与奸臣by透明马甲 (刘卫已坑架空文,lof上也有,这是@衣不染尘整理的 )


汉武微博囧事


李飞将再来一次(已坑) 


卿家天下的坑们(lo主最近整理的文档,之前被卿家突然崩掉吓坏了,赶紧整理了一个文档出来,坑也有备份的必要。本文档包括各种文包里没有的恶搞段子和古早天雷文,而且几乎都是坑,请谨慎下载,但有的坑真的写的好好qwq) 


所有文都来自网络,如果原作者不希望我发布文档下载请联系我删除,非常抱歉给作者造成的困扰



还有康康透明马甲合集吧,这个要出本啦,喜欢的话看我主页置顶,可加群蹲



谜一般戳心的生成器,生成的短打很适合卫刘卫霍了

p1到p6都是糖,p7p8刀注意

Q:想成为糖手还是刀手?

看了那么多回答就没有想当糖手的吗!!!!!!

虽然我是个鸽手但也有努力在刀里产糖,我爱糖,糖使人快乐,就算我不小心实在没办法搞了刀我也会想方设法地甜回来,我的cp值得糖,他们就是那么甜

(理直气壮.jpg)

【刘卫/霍卫无差】花吐症(上)(白色情人节贺文)

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٩(๑^o^๑)۶




设定平阳已经嫁给卫帅,但和卫帅只是朋友,她和卫子夫是一对(文中可能体现不出这个_(:зゝ∠)_,但我磕平卫百合)



警告:这篇文刘卫霍卫都有,且无人炮灰,所有ooc都是我的


花吐症就是会咳嗽出花,只要相爱的人亲亲就会好了,但如果一直没被亲,就会日渐衰弱而死


文中卫帅吐的花来自问答区花吐症问题下的某个回答




最近情况有点不妙,刘彻想着,一边大声咳嗽了一下,咳出了一朵鲜嫩的粉色牡丹。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的第几次吐花了。一旁的春坨忙拿了托盘接下被咳出的花。刘彻瞥了一眼托盘中的花,发现这花已经是将开未开的状态了,如果咳出来的花完全盛开……刘彻不愿去想了。糟心的不行的刘彻喘了几口气,又病恹恹地躺了回去,随着吐的花越来越多,他现在越发虚弱了,任凭喝多少补药都补不回元气。而吐花这事其实到现在都让刘彻有着一种不真实感,最初的开始还要追溯到前段时间霍去病大败匈奴。

在霍去病还未归的那段时间,刘彻在某一天突然就开始咳嗽,随着咳嗽咳出的还有粉色的花苞。刘彻第一次咳嗽时正好在卫子夫的宫里,把可怜的卫子夫吓得半死。吐花的症状过于奇怪,请来了太医以后也没有诊断出任何毛病,瑟瑟发抖的太医跪在刘彻身前说陛下的脉象正常,看不出是什么问题,而此前也从没有人发生过这种情况。刘彻刚开始还担心了一下,但过了两天就发现自己的咳嗽并不频繁,只是偶尔才咳一次,每次都能咳出一朵花苞,这种粉嫩嫩的花苞经过御花园养花的花监鉴定是牡丹,刘彻有些自嘲地想着牡丹这种富贵花倒还挺适合他。既然这奇怪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刘彻就暗中让太医研究他吐的花,并吩咐了人去民间搜集吐花相关的消息,便不在意地继续该干啥干啥了。但是为了安定人心,皇帝有奇怪的吐花症也只有亲眼见过刘彻吐花的卫子夫和刘彻身边的近侍知道。至于大将军……刘彻并不想让他担心,每次见卫青时都注意着不让卫青发现自己的异样。但卫青也染上了风寒,偶尔会有几声咳嗽,并不愿靠刘彻太近过了病气。这让刘彻担心了起来,各种补药流水般赐给大将军府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刘彻却发现这古怪的花吐症似乎慢慢变的严重了起来,他的咳嗽越来越频繁,咳出的花也从花苞变成了正在盛开的模样。而此时,霍去病也大败匈奴而归,却直接先来了宫中见他。霍去病的脸色很不好看,双颊苍白,看起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让刘彻吃了一惊,赶紧打算让太医给他瞧瞧。霍去病咳嗽了一声,淡定地接住了咳出来的花,对被他惊到的刘彻说:“陛下不必请太医了,这病太医应是没法治的。”

这是一个并不长的故事,总结下来就是霍去病及其部属在战争中杀了某个匈奴祭祀一家,在临死前那个匈奴祭祀对他下了恶毒的诅咒,“你会不断咳吐出最美丽的花朵,那是你的心头血凝成的花,只有你爱的人同样爱你,吐出花朵,才能用一个吻解救你,如果你没有爱人,或是你爱的人不爱你,你就只能心血耗尽而死。你和指示你灭我国度的汉朝皇帝都被我所诅咒……”霍去病当然殺了他,只是匈奴祭祀死前的大笑总是萦绕在他耳边,“你和你的皇帝怎么可能有爱呢,就算有,你们所爱之人又怎么会爱你们!”祭祀笃定了心狠手辣的将军和万人之上的皇帝不会懂爱,注定会在痛苦中死去。本来霍去病并没把这个诅咒当回事,没想到在随后的路途中,他竟真的开始咳嗽,每次咳嗽都能咳出花。起初这种症状还不是很严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咳嗽地越来越频繁,吐出的花越来越多,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如今硬撑着回到长安先来见刘彻,果然刘彻也是和他一样中了诅咒。刘彻听完霍去病的话,陷入了沉默。(在讲述的过程中霍去病又咳嗽了好几声,咳出来的花都被他拿布包了起来,刘彻看到了那些花是白色中略带粉色的小花,似乎是棠棣)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霍去病才无比艰难地开了口,一句话仿佛耗尽了他毕生的勇气,“舅舅他……”“仲卿最近略感风寒,朕看他除了偶尔咳嗽之外并无大恙。”刘彻平静地说,表面上无比平静的刘彻心里却完全相反。细微的疼痛渐渐在心底蔓延,他不该早就有所准备了吗……仲卿……“咳……咳咳……”伤心的刘彻突然开始咳嗽,咳出了快要盛开的牡丹。霍去病的心情显然也没比刘彻好多少,他的脸色越发苍白,勉力向刘彻行了礼,“臣先告退。”

霍去病离开了,留下刘彻一人在那神思不属,他并没有迁怒于杀了匈奴祭祀给他招来无妄之灾的霍去病,即使是被匈奴人诅咒而死,他也不后悔力排众议远征匈奴。但是如今让他最为难受的却是仲卿,他的仲卿竟对他毫无感觉吗,他本以为自己和仲卿之间那朦朦胧胧的气氛代表着某些东西,只是如今残忍的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盆冷水,他唯一爱着的人——诅咒的解药——并不爱他,并没有吐花。他就活的那么失败吗,堂堂的大汉皇帝还不能得到一个人的心,刘彻自怨自艾地想着,自从吐花以来他似乎变得很脆弱,总是多愁善感,想到卫青的时候就格外如此。那个负心的男人不爱朕,也不爱臭小子,朕和臭小子都被他害惨了。刘彻一想起这个就更忧愁了,他早就看出了霍去病的企图,他和仲卿一起养大的臭小子对仲卿的感情早就变了质,那岂是单纯看着亲人的眼神,但他也不能对霍去病做什么,仲卿可是疼臭小子疼的很,他要是做出什么让霍去病消失这种事来,仲卿肯定要心痛死,要是发现是他做的,那他这辈子都别想再和仲卿有啥了,而且,刘彻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欣赏霍去病,虽然流着卫家的血,骨子里霍去病却是和刘彻很像的人,他们都足够狠,并对所爱倾尽一切。刘彻给了卫青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霍去病虽然现在给不了卫青什么,但他正努力成长到能和卫青并肩的高度,替卫青承担那厚重如山的担子(现在的刘彻自然还不知道日后霍去病还会为了舅舅射杀李敢,那可更能证明他对舅舅倾尽一切了)。但是他们都对卫青那么好了卫青还是谁都不爱。刘彻越想越是悲从中来。

离开宫中的霍去病回到自己府中,刚屏退了所有人,打算自己待一会,就有人来禀告大将军和平阳公主来见。霍去病虽然刚刚受到了巨大打击,但舅舅是舍不得不见的,只得强自压下心头的苦涩,整理了一番仪容后去见卫青。待卫霍相见,彼此都是一阵惊讶和心疼。霍去病发现卫青的状态看上去非常糟糕,在刘彻嘴里轻描淡写的略感风寒实际上是相当严重了,而且显而易见,卫青虽然在咳嗽,但并没有吐出非常明显的花朵。卫青坐在案边,一边捂着嘴咳嗽,一边看着他。看到霍去病一副虚弱的样子,卫青刚想站起身,突然一个趔趄,被一旁的平阳公主扶住,“去病,你可有受伤?”卫青一边咳嗽一边急急上前。“多谢舅舅关心,去病只是长途跋涉有些累了,休息些日子就好……”可能是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情情绪有些激动,霍去病感受到了咳嗽的冲动,他并不愿意让舅舅知道他受到的诅咒,更不能让舅舅知道他爱他,否则他若死了,舅舅怕是要为不爱他自责一辈子,虽然卫青对他的感情不是爱情,但他们的情谊仍旧深厚,霍去病更不愿让舅舅下半辈子沉浸在愧疚中,本来爱就是他一个人的事,舅舅不爱他也是很正常的。竭力压下即将冲口而出的咳嗽,霍去病装作冷淡地敷衍走了卫青,努力忽略卫青带着担忧和心疼的眼神,直到彻底看不见卫青的身影,才爆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咳嗽。

离开了霍去病的视野,平阳公主对着卫青叹气,“你又是何必呢。你现在就该好好养病,非要逞强来看他,你外甥长大了,都不想认你这个舅舅了。”平阳的语气带着不悦,显然很不满意霍去病对卫青的敷衍。卫青又咳嗽了两声,才说道,“去病不是故意的,我感觉到他有事瞒着我。”卫青皱起了眉,他一手带大了霍去病,对外甥的各种变化都无比敏感,他能察觉到霍去病现在的情绪有些不对劲,而且虚弱的样子更是非常不对劲,说不定他虚弱的原因就和他瞒着的事情有关。“现在你先担心你吧。”平阳看着卫青拿出帕子擦去了手上的水迹,“你这吐雪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再治不好你怕是要……”平阳哽咽了一下,说不下去了。卫青安慰地拍了拍她,“放心,总能治好的。”说是这么说,卫青却没有丝毫信心他这病能好。他前段时间突然有了莫名其妙咳嗽还能咳出雪花的毛病,为了掩饰大将军得了奇怪的病,他对外声称自己染了风寒,且只有平阳和身边近身伺候的人知道。陛下给他请来看风寒的太医对这个古怪的病症毫无头绪,还用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他,他自然明白看不好他的病太医的脑袋就未必能保得住了,于是便赐了太医些金银,让他瞒下自己的病,说是普通风寒,就打发他回宫了。此后平阳秘密请来的名医在他面前也只是摇头。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卫青从本来偶尔的三两声咳嗽到现在的一整天咳嗽不断,身体也越来越弱。他对自己的病能好并不报什么希望了,只是如果真的就这么死了,陛下和去病都会伤心吧……而他一直没有说出口的……卫青自嘲地笑了笑,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想些有的没的,他要是说出了口自己是毫无挂碍了,但去病和陛下怕是要烦恼的很,现在这样就很好,如果他真的因为这治不好的病去了,他这半生有陛下和去病的陪伴也过得很满足了。

TBC



雪花也是花╭(╯▽╰)╮

趁三月八号还没过去祝大家妇女节快乐(14周岁以上的都是妇女啦)



拿刚到货的印章假装一下野猪和鹞子,右边的野猪是可爱型的🐷,左边的鹞子……其实这个印章本来是猫头鹰,反正都是鹰嘛,看起来萌萌哒。中间是进化成开花了的仙人掌青草,反正都是植物嘛,萌就是了☺(仙人掌卫帅这一形容详见透明马甲太太的《倾国倾城》)